锦歌

万年复健

企鹅188661792qwq

他俩太好了
好希望他俩能一直在一起……
美咲以后一定会回来找次郎的!

(p3为出处


次郎敲温柔的
图均源自网络 侵删

悄咪咪地@韩叶粮专产马甲 圈下太太
很喜欢《别那么骄傲》!
望不嫌弃字丑quq

kaooo我亲友看见我起的标题笑崩了
“大兄弟今天你撸猫了吗”
憋说话我也想笑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兄弟今天你撸猫了吗

非常傻
欢乐向
非常傻
短打都算不上
非常傻
非战斗人员请撤离
看完如果想骂我不接受毕竟我给了这么多的预警_(:з」∠)_

那么开始?







“基本情况就是这样了……呸呸,当我没说。”中洲队的众人看着郑吒怀中抱着的白色布偶猫,沉默了两秒后面面相觑。

“所以你的意思是……楚轩搞实验把自己变成了猫?还是最可爱的那种布偶猫?”

“最可爱够了,明明波斯才是天下第一可爱,不过我现在只想撸猫。”

郑吒看着自己的伙伴突然将他围住,十几双眼睛都瞄准了自己怀里的楚轩,陷入了一秒的迷茫。

“……???你们的反应是不是有点奇怪了?”郑吒看着被赵樱空轻qiang轻zhi抱走的楚轩,眼中充满了懵逼。

“?队长你想说啥?”张恒一边顺着毛摸着楚轩一边问郑吒。他的目光完全被眼前的猫所吸引,甚至连瞟郑吒一眼都不愿意。

郑吒看着众人重新聚堆只不过自己这回被排挤出来了又一次不知所措:“不是,我觉得按照大家的想法,不应该是:'什么?你说楚轩变成猫了?还是做实验变的?哈哈哈那个小叮当终于把自己坑了吗!'这类的话吗?然后笑完了我们大家就围在一起找解决的办法啊?”

“不好意思我们只想撸猫。”

“我觉得楚轩这样子可爱多了,啊樱空mm你看我摸这里他都舒服得眯眼睛了,我日这也太特么可爱了吧……”程啸一边背对着郑吒摸楚轩一边感慨着。

“???我操程啸你要干什么???”郑吒忍无可忍,一个箭步冲向前拨开人群就准备捞猫。

“不行!啊!郑吒你不能抢我的猫!”程啸鬼哭狼嚎地抱着楚轩,企图用风的力量摆脱郑吒准备捞猫的手。但很可惜面对队长他还是弱了那么一二三四点。

“???不是楚轩啥时候成你的猫了???”郑吒一脸懵逼x4后用爆炸将程啸摁翻在地,直接接手抱了楚轩。丝毫不管躺在地上的程啸的生死。

“卧槽郑吒我不爽你很久了!你现在居然还不让我撸猫!”程啸躺在地上看着郑吒把楚轩抱在怀里,撸不到猫让他感到十分悲痛。

“不是我咋的了?”郑吒摸了摸楚轩的耳朵,看到楚轩回头蹭了蹭他的手臂后一脸凶光地看向程啸。

这么特么可爱你们居然抱过去自己撸???

“你看楚轩变成猫多好撸……啊不是楚轩变成猫多可爱,你以前居然还打他!还不同意他的布局!”程啸作为一个猫奴,看到楚轩蹭郑吒后又开始故意夸张地嚎着,以来疏解心中撸不到猫的不满。

“???他以前不不是猫吗这和以前有什么关系程啸你给我回去还有你们别想撸了楚轩是我的”郑吒一口气说完后又摸了摸楚轩的尾巴,看着楚轩的尾巴毛茸茸的,摸起来又软软的,不禁多撸了几把。

“???”

“卧槽当初那个劝楚轩不要背背山的男人终于走上了不归路了吗?”程啸震惊。

“……等等,程啸,你给我解释下什么叫终于。不然你就来试试洪荒的威力吧。”


至于随后郑吒抱着楚轩回了房间,第二天楚轩又一次恢复正常,楚轩猫化时到底听没听到郑吒说了些什么,这些都是后话啦。

【郑楚】花吐症 上

“所以了,接下来应该做的是……”又是每十天一次的提前分析,但是这一次楚轩发现大家看他的眼光有些不同。

“楚轩……”程啸有些小心地叫了一下楚轩,楚轩扔掉了吃完的第五个苹果,疑惑地看了眼程啸。


程啸也不敢多说话,无声地指了指楚轩的衣领,楚轩低头看了看,发现上面落着一瓣白色的花瓣。

“呃?我的实验室里没有花。”楚轩皱着眉扫了眼程啸,从神态上确认了不是他恶作剧放上去的后又扫了眼郑吒,发现郑吒一脸摸不着头脑满脸写着“这好像没什么问题”“小叮当你现在开始养花了”这两种神态,楚轩在心中又一次感慨了下凡人的智慧后也开始有点摸不到头脑了。

谁闲的没事往中洲的军师身上放花???

“呃,谁放的暂且不管……”楚轩正想要继续他的分析时他发现程啸和赵樱空的眼神明显又变了一次。

“楚轩,那是你自己吐出来的啊!”程啸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连带着赵樱空也是一副楚轩你真的不知道这是什么吗的神态,搞得楚轩一愣一愣的。

“呃?按照科学理论来讲,这是不可能的……”

“什么!小叮当怎么可能吐花?!”

……

程啸抓狂:“你们不知道有一种病叫花吐症
吗???!!”

经过了程啸的浅层讲解以及赵樱空的深层科普,大家终于明白了什么叫花吐症,于是看向楚轩的目光也就各不相同了。

“也就是说楚轩有喜欢的人咯?”詹岚小声地跟赵樱空交谈着。

“还必须要和喜欢的人亲过了才能恢复正常?不然就得死?这什么奇葩设定啊?”一旁的张恒小声跟程啸说。

“没办法,毕竟我们都是盒子里的人,身不由己啊。”程啸一脸大义凛然,也不知道他几个意思。

而对于这件事楚轩本人倒是没什么反应,他走到主神下面说了句全身恢复后就又走了回来,就在所有人都大眼瞪小眼地看着他时。楚轩突然咳嗽了起来,同时一片片白色的花瓣就这么飘在空中。

“全身修复无法治疗……这个病症还真是有趣啊。”就在大家关注的重点都是卧槽这个病修复不了的时候楚轩眼中精光一闪,全体队员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现在有了感情的楚轩居然要对自己下手了吗?!

震惊!亚当听了能笑醒!中洲队军师居然将自己解剖!

就在大家瑟瑟发抖时,郑吒突然间站了起来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哎郑吒你去哪儿?”程啸从沙发上站起来故意大声喊着。

“我想起点事先回去了。”郑吒头也不回地进了自己的房间,啪地一下甩上了门。

就在大家面面相觑的时候,楚轩也往自己的房间走去,不过好歹他还留了句话:“郑吒不在的话不方便布局,所以先解散吧。”

就在两个人全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时,程啸先是看了看两个人是否全都回去了,然后跳出来小声跟其他人说:“喂,你们看得出来楚轩喜欢的是队长吗?”

“嗯。”

“嗯。”

“嗯。”

“嗯?”

程啸抓狂:“王侠你怎么能看不出来呢?这下完了那队长肯定以为楚轩喜欢上什么奇奇怪怪的人了啊不对是这下可有意思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你看看!咱们每一次打怪兽…啊不是,是进入恐怖片,楚轩不都是被保护的很好吗也没有说跟剧情人物接触太多……如果刨去咱们小队的那只能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人了啊!再不就什么天神队的某当啦,当初被爆头的某天啦,甚至以队长的思路认为是复制体楚轩搞自产自销他都觉得没问题啊!”程啸一本正经地分析着。

自产自销?两个楚轩还不把世界炸了?

停下你这个危险的想法!

“不过话说回来楚轩刚刚那个表情……他现在不会是在拿自己做实验呢吧?”

“嘎?”


且说郑吒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后,开始了一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沉思。

楚轩居然有喜欢的人了啊……真是想不到该是谁,平时他也不接触人,一天天就待在自己的实验室里,居然悄无声息地还喜欢上人了,这还真是……

自家白菜被猪拱了的真实典范啊。

算了,还是去看看楚轩现在怎么样吧,感觉他会比较不知所措啊。郑吒起身离开了自己的房间,刚推开门他就发现所有人居然都在楚轩的房间里,其中程啸死命地正拉着楚轩,看到郑吒来了他悲嚎了起来:“郑吒快来啊!楚轩要把自己解剖了啊!”

郑吒:………

郑吒:???

郑吒:!!!

“卧槽楚轩你要干什么!”郑吒一个箭步冲向前拽住了楚轩,看着楚轩不断流血的手臂,心痛地喊着。

“啧,凡人的智慧。”楚轩脸上露出了少见的不耐烦的神情,“只不过是放一点血而已,我难道会把自己切割掉吗?”

你这个家伙有什么干不出来的吗……众人纷纷冷汗。

“郑吒,放开我,我要做实验。”

“不行!万一你真的干出把自己解剖了的这类的事情怎么办!”郑吒大吼,同时手紧紧抓住了楚轩不让他有自由行动的机会。

楚轩又一次开始皱眉,令人诧异的是他居然做出了一步妥协:“那可以,你留在这里,我做实验。”

郑吒还没说什么的时候程啸已经带着大批人马以光速撤离了楚轩的房间,留下了一脸懵逼的郑吒。

等等,楚轩就留了我一个人,啊哈,啊不对,楚轩你这个表情很吓人啊,把你狂热的表情收一收,不停下别想解剖我啊……

“基本情况就是这样了,我发现郑吒的血液可以有效地杀死我的血液中的这种病毒,但是原因不详,我取了郑吒大约20份血液做实验,挨项排除来看发现既不是血族能量发挥作用也不是内力发挥作用,总之……我并没有有效地得到如何消除这种病毒的方案,而且这种病毒似乎也很难移植,也不能用作生化武器来对付其他小队……”又一次的中洲例会,楚轩翻看着自己总结的实验报告,皱着眉说着,郑吒铁青着脸坐在楚轩旁边,这让队员们不仅都打了个寒战,尤其是一开始作为主力拦着楚轩的程啸。

“所以,接下来你该怎么办?”郑吒揉着太阳穴,很是没办法地看着楚轩。

“顺其自然。”楚轩倒也回答地干脆,紧接着就准备继续他的实验报告。

“什么叫顺其自然?啊?你知不知道这个病严重了你会死啊?我知道你以前不把自己的生命当一回事,可是你好歹解开第四阶基因锁了,为什么
还是这样?”郑吒着实气不过,提着楚轩的衣领大声吼道。

他真是受够这个小叮当了,明明大家都是生死与共的伙伴,而他却总是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从来都不考虑他的感受!咒怨也是,魔戒也是,从来他都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事!


“你有什么好着急的?病情拖延下去也不是你会死。哦,如果我死了你担心中洲队会被团灭?没有这个必要,萧宏律的布局虽然还不够完美,但也可以和任意小队打成平手了。咳咳……总之,这不是需要你担心的事情,作为队长你管好你的队员就可以了,这件事不需要你插手。“楚轩伸手想要拍掉郑吒扯住他衣领的手,却没想到郑吒攥得异常之紧,楚轩着着郑吒,眼中竟然也渐渐出现了一丝怒意。他左手一抖,高斯手枪握在手中抵在了郑吒的肩膀上: “郑吒,放手。“楚轩你”“放手。”郑吒话还未说完就被楚轩打断。楚轩眼中的怒意更甚,郑吒盯着他的眼眸有一丝愣神。“砰!”五彩的光芒一闪而逝,郑吒的肩膀被打出了一个血洞,因此他拎着楚轩衣领的手也微微松开来。楚轩扯掉了郑吒拽着他的手,头也不回地走向自己的房间。

“咳咳……主神,给他修复,奖励点数从我这里扣除。”

郑吒着着手中楚轩衣服的碎片沉默地接受着修复。中洲众人则更是噤若寒蝉,一直到所有人都回到房间也没有人说一句话。

楚轩坐在床边,出奇的什么实验都没有做,只是静静的在想过往的事情。

“……楚轩,帮帮我。”

“因为我有办法让你感觉到痛,感觉到开心,感觉到味觉与所有普通人该有的感觉.....我有办法帮助你!”

“那么你是答应帮助我了?哈哈哈,你答应帮助我了吧?哈哈哈……”

”明白了,那么现在开始,这十几天时间就不要再管那么多的什么事,安心的休息一下,然后随我一起去尼罗河上钓鱼吧。”

“就是这样了,这个世界上有许多许多的事情值得去做,即便你现在感觉不到这些事情,但是并
不代表它们不存在,你未来解开基因锁第四阶后就可以感觉得到了,而现在也不是说感觉到就放弃......可以不停的寻找那许多许多事情,哈哈哈……明天我们还来钓鱼吧!”

……

曾经的郑吒,将他视作救命的稻草……在他楚轩的帮助下,越来越多的人被复活……同样的, 他这个最初的“伙伴”,就不是那么地重要了……

不是吗?仅仅是一些小的布局而已,只要是稍微伤害到那些伙伴的布局,郑吒都会气的得对他大吼大叫,甚至打他一顿……

虽然没有痛感,可是为什么心里还是难受呢?

楚轩早就隐隐地会感觉不舒服,而当他终于解开了第四阶基因锁,也终于明白了。

那种情感,也许叫嫉妒。

郑吒,我,不才是你一开始的伙伴吗?为什么在我有可能设谋除掉刚刚加入团队的罗甘道时,你就要对我大呼小叫的呢?你一直都是这样,有什么新的东西都叫我研究,有什么想要的东西都要我制作,每次恐怖片开始都要我布局,你为什么一直都是叫我做这个做那个,然后又百般维护你的,伙伴呢?

难道我不是你的,伙伴吗?